他是亞洲第一美男,風光好萊塢,卻有著苦難的人生

lnstagram優選 11-08

提到美男子,很多人第一反應會想到美男標桿吳彥祖。

或者風華絕代的哥哥。

但小 pin 第一個想到的卻是少被人提及但曾在好萊塢風光無限的——尊龍。

有人說:所有形容美男的辭藻放在他身上都不為過。

眉目如畫,溫潤如玉。

風度翩翩,舉世無雙。

他的氣質是高貴優雅的,無論是落魄的 " 末代皇帝。"

還是酷炸的 " 黑幫老大。"

或是雌雄難辨顛倒眾生的 " 蝴蝶君 ",都無讓人挪開眼。

這樣 " 變臉型 " 的演員,注定榮耀等身:兩獲美國百老匯最高獎,第一個將京劇融入西方舞臺劇的華人,唯一一個兩次提名金球獎的華人,第一位登上奧斯卡頒獎臺的華人,第一位代言勞力士的亞裔 ....

這些許多人一生無法夠著的成就,尊龍在 90 年代就已經達成。

他長著超級瑪麗蘇男主臉,無數人看到的他是光芒萬丈意氣風發,卻很少有人知道,尊龍的前半生,是被嫌棄的半生。

圍繞在他身邊的,是無奈與孤寂,他受的悲涼冷眼比誰都多。

1952 年,尊龍在香港出生,但沒人知道他父母是誰,連他自己也不知道,他說:一出生就被放在籃子里,全身赤條條。

幸運的是,有一位沒結婚的殘障上海女人收養了他。不幸的是,她的收養僅僅是為了一點微薄的補助。幼年的尊龍跟著她過著非常貧困的生活,常常吃不飽,被打罵。

有一回,養母想將他丟棄在火車站,但在面面相覷中,又把他領回了家,這樣的事發生了很多。

十歲左右,他被送入香港春秋戲劇學院學京劇、舞蹈及武術,尊龍就在這度過了少年時代。

童年該有的歡樂,游戲他通通沒有,陪伴著他的還是辱罵和挨打。

因為沒有父母,長相又歐化,他被其他孩子排擠,罵他是 " 野種 ",有次他被打,受了傷沒錢看醫生,裁縫來幫他縫了八針。

尊龍的師傅非常嚴厲,戲班子又苦,小小年紀怎么受得住,他數次想逃走,但外面的世界更加無奈,他被師傅抓了回來,又是一頓打。

肉更是天外來物,尊龍極少能吃到,等到終于有肉了,他又吃不慣那味道了。

這種日子一直過到了 17 歲,因為常跟著師傅外出表演。有一個美國家庭看中了他,決定資助他去美國。

就這樣,尊龍來到了洛杉磯,開始了另一段苦日子。

他做過很多高強度低酬勞的工作,有時白天在迪士尼樂園附近打工,賣油煎餅和汽水,晚上去夜校補習英語,學了三年,才會流利的英語。

一邊學習表演的他還接到了一些醬油角色,比如《金剛》里的中國廚師。

盡管容貌俊朗,吃苦耐勞。但在白人主導的好萊塢,沒有人看得上他。

1980 年,尊龍 32 歲了。做了無數底層工作的他決定搬到紐約,卻意外被人發掘,邀請他出演舞臺劇,自此人生被改寫。

在百老匯的舞臺上,尊龍有了真正磨練演技的機會,他將京劇融入西方舞臺劇中,在不同的環境和角色里自由切換。在戲劇屆,他兩次奪得百老匯 " 奧比獎 " 的最佳表演。

1985 年,他演了動作片《龍年》,里面的傲慢的黑老大帥氣逼人,美國媒體說他是 " 有史以來最帥的黑幫老大 ",一舉入圍金球獎最佳男配,創造了華人演員歷史。

而接下里的《末代皇帝》更讓他徹底大火,奧斯卡上連奪九項大獎,屬于溥儀的輝煌,與后半生的凄涼,同時在他身上呈現。

尊龍第一次入圍金球獎影帝,成為海外媒體眼中的 " 演藝國度的哲學家皇帝。"

無論走到哪,尊龍都是辨識度最高的華人演員,美國《人物》雜志評選他為 " 全球最美 50 人 " 之一,日本媒體說他是 " 最美的東方男子。"

最盛時,他是風頭無兩的亞裔演員,那張如雕塑般立體的俊美臉孔,讓電影界和時尚界同時癡迷。

他回香港拍電影時,酬勞遠超周潤發和王菲,是當年片酬最高的巨星。

可就是這樣一個演藝天王,內心最渴望的,還是回國拍戲。

其實在拍《末代皇帝》時,是尊龍第一次回來,他對一切充滿好奇,在海外生活多年,只有在故土才找到了自己。他無數次說:一定要回來養老。

估計連他自己也沒想到,這樣純粹的愿望會一次次落空。

九十年代初,陳凱歌籌拍《霸王別姬》的時候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尊龍。而尊龍知道自己要出演后天真得像個孩子,手舞足蹈,終于可以再回來拍戲了。

為此,他自降片酬,甚至推掉了幾個好萊塢制作,還有法國廣告和舞臺劇等等,等他收拾完東西高高興興準備回國時,卻被告知因為投資方的原因,角色不屬于自己了。

轉而投資方開始抹黑尊龍,在許多報道中:是尊龍嫌棄片酬太低不肯出演。

隨之而來的,是公眾對尊龍的討伐。" 不愛國 "" 圈錢 " 的污名潑到他身上。沒有人報道他為了回國所做的努力,這個反應慢半拍的呆萌男孩直到半年后才知道報道的內容。

好,無所謂,再等等吧,總有機會回去拍的。

接著,有一部國產劇《乾隆與香妃》想找他出演,所有人都知道,這是個極其敷衍的劇本,身邊人勸他不要接,畢竟還有很多好萊塢大制作等著邀請他。

但尊龍知道能回來拍戲后,不顧勸阻,又自降片酬并拒絕了各種大制作愉快回國了。

資方為了博眼球,開始炒作請到了巨星,在報道中尊龍是 " 以七位數的片酬刷新記錄的演員。"

" 圈錢 " 的說法再次甚囂塵上,加上尊龍心直口快有一說一,他數次直言和媒體的矛盾。在國人眼中的形象再一次崩塌了。

他再一次接演國產片,是和李玟主演的《自娛自樂》,當時,他長期住在農村拍戲。

為了更投入拍戲不被影響,他婉拒了美國 CNN 和楊瀾的專訪請求,沒想到這次婉拒又惹來的 " 耍大牌 " 之說。

但當地的農民無不記得尊龍的好。在拍攝期間,他與當地農民都是好朋友,常常挨家挨戶串門吃飯,經常擁抱他們,不吝嗇真誠的贊美。村民眼里他是寬厚善良的人,可再寬厚,又怎么抵擋流言呢。

他百口莫辯,在國內出席采訪總被冷落被嘲諷,有人甚至大肆宣揚他帶 " 兩百個保鏢出場。" 而實際上,他身邊只跟了個小助理。

后來,又有資方找他拍劇了。這回是國民劇《康熙微服私訪記 5》,那當然要拍啦!為此,他推掉了原本和章子怡主演的好萊塢大作《藝伎回憶錄》。

遺憾的是,這部劇遭遇了滑鐵盧,片方炒作尊龍的各類新聞博眼球,他的形象跌落谷底。

那是他演藝生涯倒數第二部作品,來年跟李連杰拍完《游俠》后,尊龍徹底揮別了影壇。

這一別就是 5 年,2012 年,一部古裝電影說是為尊龍量身打造,但當他帶著助手回國,希望能將 60 歲的美好定格在故土的時候,片方又開始抹黑他了。

當時,許多報道說他是過氣老人,拍攝時也沒人配合他,甚至暗戳他人品不好。而當時的尊龍,還帶著助手走街串巷的游玩上海,最后這部片再次不了了之,尊龍回了美國。

這一次,他真的走了。

說他人品不好?但他那么恨過養母,最終還是感懷她的養育,專程回香港找她,照顧她直到終老。

因為曾被遺棄,他看不慣流浪貓狗,總是想方設法的收留它們。

說他不愛國?可他無數次想回到中國,香港回歸那年他比誰都興奮,早早回去香港住,就為了能看著五星紅旗升起。

但對被詆毀的一切,他看得比誰都淡。

他說:對世界不寬容,就是對自己不寬容,很多人看不到花開的美妙,看不到春天到來的變化。

尊龍完美的外表下藏著美好的靈魂。

因為他無從依靠,只能將心思寄托在表演上。私下的尊龍更加純粹,他會專程飛去北京看崔健的演唱會,聽到《一無所有》還會共情。

他喜歡講國語,從一開始的吐字不清,到現在字正腔圓,他還會純正的老上海話,講廣東話,常將國內的新鮮事物掛在嘴邊,回國的時候總是逛吃逛吃。

與年輕人練武,還看得出他的架勢與優雅。

但很多人不知道,尊龍還是奧斯卡評委。這個充滿光環的身份,尊龍從未跟人提及,最后還是身邊人的不小心爆料。對尊龍來說,當評委最重要的事是看電影。

可這種美好與赤誠后面,不安也伴隨了他大半輩子。

尊龍說:我沒有家,沒有父母,沒有讀書,沒有童年,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我不懂,只能自我保護,緊閉心門。

身世跌宕,出走半生,始終未歸來。

" 安全感 " 對他來說太重要了。沒有人教過他為人處世,也沒人跟他說過愛,講過恨,對世事永遠抱著最本能的反應。

他童年那么需要關愛,卻從未得到,以至于有人說他成名了還會經常逛玩具城,因為那是小時候不可得的東西。

他還有過一段婚姻,但很快便離婚,因為他說他照顧不好人家,并且以后不再結婚。

這并不代表他不再渴望有家,尊龍曾說起一件最動情的事,有次他去到一個農村家庭吃飯,他們把雞鴨魚都擺上桌,圍在一起,溫暖真摯。

可那一刻,他看到世間最寶貴的財富,覺得感動,卻又不知道自己是誰。

到了晚年,家,仍然是最觸動尊龍內心的一根弦。

但人生是這樣,越盼望什么,就越難得到什么。他在北美認領了兩棵千年古樹,稱呼他們為祖父祖母,他找到歸屬的辦法,就是以這種形式。

這兩年,經常有網友在加拿大偶遇他,66 歲的尊龍狀態很好,逗兩只小狗玩。

閑時就帶著狗去森林住下,感受大自然的親切感。

情感,就是眼下的他最看重的事情。不再受拘泥,可以追求自由,有人分享喜悅、悲傷與溫暖,這就夠了。

他說:人終究還是不應該一個人。

尊龍先生,往后的人生,希望你幸福且平安順遂。


lnstagram優選
原網頁已經由 ZAKER 轉碼排版 查看原文
最新評論
分享 返回頂部
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