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體怒批:大學把成績單寄給家長是教育的倒退和迷失

中國新聞周刊 11-08

原本以為,上了大學就是只自由飛翔的鳥,沒想到,爹媽正捏著自己的成績單準備靈魂拷問,許多大學生覺得自己被大學深深的欺騙了。

最近,深圳大學給學生家長寄去了成績單,而且還是包郵的,學生朋友圈頓時炸鍋了:

" 你們怕不怕!"

" 廢話勿說,我得趕緊飆車回家截胡,告辭!"

微博截圖 本文圖均為 中國新聞周刊微信公眾號 圖

其實,大學給學生家長郵寄成績單的做法,并非深圳大學首創。

早在 2009 年,武漢科技大學中南分校就給 13000 余名學生家長郵寄了一份新春 " 賀禮 ",把本想好好過年的學生嚇得不輕。

網頁截圖

原來,國內不少高校都有寄成績單的做法,包括中山大學、華東交通大學、江西財經大學等。大學是希望施加的壓力,能夠轉化為學生學習的動力,激勵他們在大學期間真正學有所成。

大學的初衷是好的,但是通過寄成績單的做法,卻惹來了很多爭議。

對學生來說,作為年滿 18 歲的成年人,大學未經學生允許就私自寄成績單,是否侵犯了學生的個人隱私?對家長來說,是否還需要跟中小學時一樣,介入子女的學習生活?對大學來說,提升本科教育質量,寄成績單是不是根本的解決辦法?

有學生網友表示:我會把成績全部認真地告訴家長,我主動分享不代表我允許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往我家隨便發成績單,大學生作為成年人且具備完全行為能力者,不需要向家長或者監護人再像小學生一樣打報告。

微博截圖

有非學生網友表示:為了提升教學質量嘛,我只是覺得為什么處在改革開放最前沿的一所大學的教育理念,卻是中小學級別的 " 學校解決不了的問題找家長 "。

微博截圖

不僅網友們開懟,不少專家學者也表達了對此事的質疑。

一位南京大學高等教育學博士在媒體的評論中寫道:大學須認識到,大學生是成年人,他們有能力也有義務對自己的一切選擇、作為及其結果負責。課程成績和學分,能不能正常畢業等,大學都須讓學生自己承擔責任。

那么,國外高校寄成績單是不是普遍的做法呢?

英國《泰晤士報》11 月 3 日的文章中一位學生表示:在我們國家,未經學生允許,將已成年學生的學業信息與他人分享是違法的。大多數學校不會將成績單寄給學生父母。不過,學生成績可以在學校網站查詢。

中國大學寄成績單的做法,本能地透露著對父權文化的輕信,即相信中國家長會為孩子撥開迷霧,使之回歸正途。實際上,許多大學生的家長恐怕連大學都沒有上過,對大學教育的理解又能高出幾分?

心理學界傳奇人物哈里斯寫過一本《教育的迷失》,告訴我們一個驚人真相:父母的教育對孩子的成長,其實沒有想象的那么大。

對孩子的成長影響更大的是后天的經驗,即與他人的互相學習,在學校的時候是和同學,在社會的時候是和同事。父母能夠為孩子提供的最好的東西,就是一個適宜他們成長的環境,父母的角色應該是做一個麥田里的守望者。

作為一個有自我意識的大學生,成長的真相其實是一種背叛和告別,背叛原來的家庭環境,告別原來的朋友,不斷試錯,塑造全新的自己。

大學依然迷信父母監管的思路,無疑就是在扼殺已經成年的大學生的獨立精神和自我成長,這難道不是教育的倒退嗎?

今年以來,中國大學 " 嚴出 " 的緊箍兒日驅漸緊。

2018 年 6 月 21 日,在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上,教育部長陳寶生發話了:中國教育 " 玩命的中學、快樂的大學 " 現象應該扭轉。

2018 年 11 月 1 日,2018-2022 年教育部高等學校教學指導委員會正式成立。教育部表示,要全面振興本科教育,狠抓本科教學秩序整頓。

不少高校已經率先落實。華中科技大學的 18 名學生,因為學分不達標,從羨煞人的 985 本科,轉成了專科畢業。云南大學 220 人因為學分未修滿等原因無法按時畢業,還有 6 名學生被要求退學。華南理工大學則對 582 名學生作出學業預警,64 名學生被學業預警及降級試讀 ……

不僅有 " 嚴出 " 這道緊箍,平時的教學管理也嚴格把關,南國的深圳大學有寄成績單的王炸操作,北國的齊齊哈爾工程學院則有封寢的大招。

眼下天氣漸冷,黑龍江齊齊哈爾最低氣溫已逼近 0 ℃,齊齊哈爾工程學院在上午 7:40~9:40 實行封寢制度,因為有些學生不愿上課,有時候第一節課會曠課,以沒課的名義在寢室待著不學習。

這對上午一二節有課的同學沒什么影響,吃個早飯正好去教室上課,而一些沒課的學生簡直要哭了,只得去圖書館、網吧或食堂屯著,因為東北忒冷,外面浪不起啊。

實際上,大學生也不希望大學過得渾渾噩噩,在與學校對嚴格要求成績上,意見是一致的。

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的一項調查顯示,80.9% 的學生支持大學 " 嚴出 ",也就是支持學校提高對大學生學業成績的重視程度。

大學生不反對帶緊箍,反對的是瞎念緊箍咒。

要做好本科教育,不是通過寄成績單就能解決的,關鍵是要看大學課程、高校體制、教育改革會有哪些突破。

在大學課程層面,到底是學生不上課呢,還是教師不好好教?

事實證明,教的好的老師,課堂參與度也高。最近,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戴建業的一段講課視頻火了:

你以為陶淵明種豆蠻好,實際上草盛豆苗稀,要是我種這個水平,絕不寫詩。

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,我的天啦,境界闊大,把宇宙都望穿了。

雖然普通話不標準,戴教授卻用自己的 " 魔性 " 講課獲得了學生的歡迎,被稱為大學課堂里的一股 " 泥石流 "。

另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,填鴨式的教學提不起學生的興趣。

同校小師弟,上了學校 4 年制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,上完前兩年中國大學本科基礎課程后,通過托福考試,進入后兩年美國大學教育課程。

他發現,國外大學和國內大學講課模式的最大不同,就是學生的課堂參與度。

學生成了課堂的主角,被分成若干小組,每個小組都要做 presentation,也就是演講。同學們就一個觀點,組織論證,并與老師進行針鋒相對的辯論,為此要提前進行大量的閱讀和預習。

與此同時,考試只占總分的 30%,平時課堂表現占 70%,連班里最懶的、整日宅宿舍打游戲的哥么都 " 出山 " 了。

而且,小組是團隊合作,偷懶的人只會拖團隊的后腿拉低所有人的分數,連最不要臉的同學,都開始對著鏡子嘰里咕嚕練習英文口語了。

在高校體制層面,到底是老師不好好教課呢,還是沒法好好教?

大學老師也很炸裂,既要好好寫論文,也要抓好教學。再好的老師,也無法通神,既能妙筆生花,又能口吐蓮花吧?要集中精力搞教學,首先要給老師松綁。

其次要防止老師當甩手掌柜,建立學業預警機制是可借鑒的措施。出自江西理工大學實施的 " 學業預警 " 制度,通俗來說,就是對學生的學習情況進行監控。通過這種 " 警示 ",學生能及時查漏補缺,老師也能在交流中指導學生,加強互動。

在教育改革層面,教育模式一直存在著某種錯位和迷失。曾經在耶魯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任教的威廉 · 德雷謝維奇寫過一本《優秀的綿羊》,告訴我們一個殘酷的真相:學校教你的可能是錯的。

現在的教育體制,正在培養校園里的 " 狂鴨 " 和長頸鹿:

那些名校的學生,你看得到他們亮瞎眼的簡歷,卻看不到他們的空虛和焦慮,如同湖面上優哉游哉的鴨子,兩只腳蹼正在水底下拼命地狂扒。

他們學習不是為了充實自己,而是為了戰勝別人。就像長頸鹿,為了互相競爭,頭頸變得越來越長。

他們都是 " 囚徒困境 " 中的囚徒啊,如北京大學錢理群教授所說,現在的教育體制正在培養出一批 " 絕對的、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"。

大學教育的真正價值,和成績、學位完全無關,只與自我的覺醒有關。而這種覺醒,大學生必須自己悟出。

大學似乎已經忘記,對大學生所承擔的更大的教育責任,是幫助他們尋找自我。

回到深圳大學寄成績單這件事,提升本科教育質量,考驗的是學生素養和教育管理水平,這不是一件快遞就能解決的問題。

相關標簽: 深圳大學 教育部 中國大學

中國新聞周刊
原網頁已經由 ZAKER 轉碼排版 查看原文
最新評論
搜索

相關閱讀

分享 返回頂部
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